主页 > 财经资讯 >
7岁男孩与猪同住泔水车中母亲精神病曾虐死3子
发布日期:2021-07-20 19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最近,网上有这样的一组图片引起广泛的关注也牵动着很多人的心。图片中,一辆蓝色的三轮泔水车上,坐着一个全身污垢,衣着破烂的的男童。这孩子没人管吗?没人跟他一起住吗?确实是没“人”跟他同住,但是孩子也没独住,因为跟这他住在一起的,是一只被拴住的猪。

  这让人震惊的一幕很快在网上传开 ,而关于这名男童的各种境遇也逐渐被爆出。有消息说,这名来自河南濮阳清丰县的7岁男孩儿叫刘洪波,除了呆在泔水车里和猪一起同吃同住之外,还遭到父母的虐待,至今不会说话。那这些情况难道都是真的吗?日前,记者来到了小洪波的家中采访。

  在濮阳清丰县城关镇车子营村,记者跟随当地村民见到了网上曝光的7岁男孩刘洪波,浑身脏兮兮的他正在啃食一块西瓜,在记者一次次的询问下,他都不曾开口说话。

  随后,在邻居的引导下,记者来到了小洪波的家里,由于刘洪波父亲刘振学养猪,臭味太浓,周边的邻居受不了这种臭味都搬走了。而不大的院子里有几间破旧的瓦房,院内蚊蝇满天飞。记者注意到,在大门东侧的墙角里,有一片半平方米左右的空地,地面的土质十分松软,旁边还堆积着一堆破衣烂衫。而这半平方米的空地,就是小洪波睡觉的地方。刘红波父亲刘振学告诉记者,由于妻子长期精神病,什么都做不了,但自己没空看孩子,只能被母亲锁在院子里,不让出门:

  刘振学:她干不成事,她愿意干就干,不愿意干就不干。都是我自己干,她不干的我干。靠什么挣钱啊,靠养猪。

  面对为何不让孩子上学,身为父亲的刘振学说,他的时间几乎都是拉泔水养猪和蹬三轮挣钱,往往回到家里已经半夜了:

  刘振学:我也是没有空,都让孩子他妈看着呢。喂猪钱当零花,拉三轮的钱拿在手里转转圈就没了,反正是没了,还是使喂猪的钱当零花。我也想着让孩子上学,他不会说话啊,他会说话了才让他上了,我都是送到我姐姐家,教教他学说话。

  据车子营村村民介绍,小洪波的母亲共生育有5个孩子,其中未成活的3个孩子都是因为其精神病发作对孩子进行摧残才离开人世的。就在前几日,母亲又按着小洪波的脑袋往门上撞,大大小小的伤疤布满了他的头部。邻居们看不过去时就会踹开门让小洪波出来。每年冬天,孩子的腿上都会生冻疮。好心的村民每每看到孩子这样就心疼不已:

  村民:他妈拽着头发往墙上撞,棉裤都烂到身上了,都沾到肉上了。棉裤和肉皮粘在一起了。有点反正神经不正常。

  刘振学:我忙得很了,我那边都忙不过来,我再给他洗,到下午一弄到下午三点多四点了,我是给他洗还是拉菜啊,你给他洗吧,我拉菜到二半夜还回不来了,一个人照顾小孩,干这个就不能干那个。

  而对于网上所说的孩子从泔水车里捞东西吃,刘振学并不认同,他表示,吃的东西都是拿钱买的:

  刘振学一家生活状态被媒体报道后,引发极大关注,许多爱心人士先后来到孩子家中进行看望,并为其解决实际困难。

  爱心人士:小孩跟猪在一个拉杆子的车里,小孩的服装包括蓬头垢面的那个表情,当时跟那个猪,除了就是一个是一头猪,一个是一个人之外,没有别的区别,当时看了很可怜。上周六7月4号去的时候,就给他家拿了米、面、油,给小孩拿了零食、衣服之类的,另外还给了他一些现金进行资助。

  濮阳市爱心联盟会长宋亚萍:下一步对他首先咱们得确定这个孩子的智商跟身体状况是否健康,确定了之后就会根据这个状况对他实施看怎么救助,如果说他健康的的话,对他是一个救助办法,如果他是智障或者说是精神有问题的话,我们再第二个方案。尽力帮助这个孩子吧。

  同时,濮阳市、买马资料 白小姐。县、镇政府及民政部门第一时间前往了小洪波家里查看情况。据了解,民政部门于2006年第一批就为刘振学一家办理了低保,并且城关镇政府、民政部门每年都给予刘振学一家棉衣、棉被、面粉等救济物品。多年来,村干部及街坊邻居,均十分关照刘振学一家,在生产、生活上给予他们一定的帮助。但他们家缺乏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帮扶。

  濮阳市民政局社会救助科科长王宏伟:提供精神慰藉方面这不是我们民政部门的事,这也是社会发展的方向。如果他生活照料上出现困难,主要不是缺生活基本的保障,而是缺的是,咱农村讲缺的就是一个咱们农村讲,一个女人,就是谁给他做饭,就缺这样的人。

  目前,小洪波已暂由其姑姑刘银阁代为抚养,镇政府每月拿出500元抚养费,用于姑姑抚养侄子,直到其成人。同时,面对诸多网友提出的小洪波父母是否构成虐待罪,濮阳市律师协会会长孙春雪表示,这要视情况而定:

  孙春雪:做个司法鉴定,看是否精神病,有没有行为能力,是完全无行为能力,还是限制行为能力,是否有负刑事责任的能力,鉴定如果没有负刑事责任能力,那你也没法追究他的责任。但是他父亲应该没问题啊,作为当父亲的也不称职说实话。父亲现在得根据具体情况看能不能认定。如果确实存在承担这个问题的。法律有规定的有处理的。严格来说不符合领养规定,因为他父亲毕竟是正常人,他是监护人,除非认定他父亲没有监护责任。或者没有监护能力了才能让其他人监护。目前也是个暂时的办法。

  父亲顾着养家糊口,母亲又患有精神疾病,显然一个即便算不上是优越、只说正常的生活环境,对孩子来说也是奢望。这无疑是个悲剧,而这样的悲剧却并不是个案。据调查,中国目前有1400多万精神病患者,其中至少有300万以上的适龄的育龄女性。理论上说,法律对精神疾病患者生育有一定限制,但这只是理论上,除了不拿法律当回事的,还有像小洪波的母亲这样,不但生了,而且一生就是五个的情况。这样看来,跟小洪波一样境遇的孩子恐怕不在少数。

  据了解,当地的一个爱心组织去到了小洪波暂住的姑姑家对他进行了评估,并试着教他说话,希望能够帮助他回到正常的生活。同时我们更看到,需要帮助的不仅仅是小洪波一样的孩子,还有数量庞大的精神病患者更需要监管和救助。有法怎么来依、没法如何去补、法外容不容情,这些都是考虑相关部门以及全社会智慧的问题。